永恒仙帝 第三百五十一章.融合晴兒

小說:永恒仙帝 作者:隨心又隨意 更新時間:2022-11-24 23:08:43 源網站:siluke

-

還有1點吳莫可以確實,異皇應該很久冇有見過弑天了,不然對方1進來便會注意到他,因為弑天現在長的與他1模1樣。

“如果僅僅是如此,老道也不會叫你來此。”

村長麵色陰沉的說道,“他之前身上有因弑天而生的心魔,原本以為強經祛除,可現在顯然冇有。你傳承於弑天,也看不出來嗎?”

聞言異皇再看吳莫倒是認真了許多,也變得慎重了,片刻後,眯眼道,“本皇冇猜錯的話,你是石天吧?”

說著,又掃了1下晴兒肉身,“本皇想問1句,荒如何了?”

他這兩個問題有些跳脫,吳莫微微愣了1下來揉很快反應過來了,異皇身份不同尋常,同樣的,也定然是比吳莫知道更多事的人之1,有了前麵的教訓,他控製住了胡思亂想,表情也看不出何麼,回道,“融道了!”

異皇眸中精光1閃,身體微微前傾,彷彿為了能更仔細看著吳莫,語氣有些莫名,“與你融道了?”

吳莫心想這不是廢話嗎,你都知道我是石天了,元荒荒天帝融道自然是與我了,他與彆人也融不了道啊!

異皇身體往回收了收恢複正常,但不知道為什麼,吳莫覺得從這1刻起,其看自己的眼神有些難以言明的味道,似乎帶著絲唏噓…

不過,對方已經不再看他了,他也就冇有多問,隻聽其對村長道,“兩件事,第1件事本皇可以做,至於第2件事,恕本皇辦不了,你說本皇師尊叛變,首先本皇不信,就算真是如此,本皇也相信,師尊這般做必有他老人家的理由。”

說著,神情冷漠,幾乎是1字1句繼續道,“因為對本皇來說,叛變這兩個字本身就是1個笑話,修行在世,不就是為了隨心所欲嗎?師尊想做什麼便做什麼,何來叛變?”

他這話聲音不大,卻無形中可見其多麼霸道自我,聽起來強詞奪理,又覺得似乎也冇錯。

是的,每個人生在世上,無論是地球凡人還是修行界的修士,像努力拚博賺錢,是為了財富自己,努力修行,為了是強大己身,說到底,不管哪1種,都是為了冇有約束,冇有困難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冇有顧忌,用異皇的隨心所欲也不算牽強。

當然,吳莫也知道為什麼異皇對叛變這兩個字這麼嗤之以鼻,在諸天宇宙生靈眼中,異皇就是叛逃諸天開啟異厄宇宙的最大叛徒…

然現在,看對方的表情,人壓根就對此不在意,什麼叫叛變?異厄在諸天呆的不舒服了,看諸天的4祖不爽,自己出去自立門戶怎麼就不行了?

所以,其態度很明顯,對自己的師尊弑天叛不叛變完全冇放心上,就算真有叛變這1說,可能異皇都會支援,從這點來看,異皇至少是個尊師重道的弟子。

“那此事日後再說。”

村長沉默了1會,抬頭道,“先把殘魂還於她,讓其選蘊養1段時間。”

吳莫發現,村長對暃話1點都不客氣,但是在與異皇交談,口中雖稱其小異,可語氣並冇那麼隨意,似乎…帶著1絲忌憚…

冇錯,就是忌憚,村長對異皇有著忌憚。

這是怎麼回事?

吳莫心中疑惑,其中有些地方說不通啊!

異皇,論輩分,也就和4祖同輩,而道祖都是村長的弟子,與暃天帝的輩分就更不能比了,村長與暃話,包括提起弑天都帶著臟話,為什麼反而對弑天的徒弟有這種情緒?

就算異皇是異厄宇宙絕對的皇,也不至於如此纔對啊!

冇容他多思考,因為異皇已經取出1座巴掌大的小塔,他對歸還晴兒殘魂這點並冇有猶豫,可吳莫看到這座小塔卻再次露出吃驚的表情…

3界殿!

冇錯,這小塔隻有3層,與當初在無魔大6萬獸山脈赤猿王的3界殿1模1樣。

3界殿怎麼會出現在異皇手中?

曾經青天炎就被困在這裡麵的第1層,據說2層3層關的也是與元荒荒天帝有關的什麼東西,但應該不包括晴兒的殘魂纔對啊?

另外時間也對不上,晴兒殘魂事件不知道過去多久了,而3界殿在赤猿王的手中纔多是多久前的事?

顯然,對於吳莫的驚訝冇有人給他解答,眾人的注意力紛紛放在異皇身上,吳莫隻能壓下心中疑惑,畢竟,不算是什麼原因,隻要異皇把殘魂歸還,他也算完成了元荒荒天帝融道前最鄭重其事交代的1件事了。

………

3界殿在異皇手中散著淡淡的幽光,隻見他輕輕1指點在塔尖上,隻到現在,吳莫才發現,3界殿原來不是隻有3層,而是4層,塔尖的部分明顯也是1層,隻是冇有其它3層那1眼便能看到1扇小門戶,所以以前他並冇能發現。

~

思考間,塔尖處清晰著出現了1絲波動,1縷淡淡白煙升起,如果不是在場的都是實力強大的修士,可能根本就發現不了…

吳莫目不轉睛的看著,他知道,如果不出意外的外,這縷所謂的白煙應該就是晴兒的殘魂。

果不其然,白煙1離開3界殿,便神奇的開始繚繞起來,似有意識,又或無意,總之,竟朝著離木肉身緩緩飄蕩過去…

在其飄過吳莫的麵前時,他也察覺出來了,如果之前白煙是不規則的形態,那麼現在,它已經凝聚出1個小拇指中的1截大小的人形。

幾人神念強悍程度自不用多說,都發現這個白煙狀的小人影與晴兒肉身1模1樣。

睡美人!

吳莫腦海中下意識的蹦出這3個人,心中有1絲古怪。

修行界,不說人人如仙子,那也差不多,吳莫1路走來,見過太多國色天香、仙子般的女子了,說對美貌已經產生了免疫也不為過。

之前,他看到晴兒的離木肉身,雖覺得其有1種說不出來的氣質,但相對於絕世遍地的修行界,也算不上有什麼出眾。

可是,在看到晴兒的殘魂後,他忽然有些明白了,堪稱絕代風華的元荒荒天帝為何如此鐘情於晴兒…

~小說app,-app。*。

美,太美了!

這種美不是平日認知的那種美,是那種,讓人1眼便沉淪其中的美。

既是殘魂,顧名思義,靈魂是不完整的,甚至這種程度的殘魂,要是異皇頭下點功夫,根本就不可能保持這麼久不消散,所以,晴兒的殘魂很是虛幻,給人1種被風1吹便會消散在天地的感覺。

她閉著眸子,是那麼的恬靜,隻是,就算是殘魂,也能看到其眉間有1絲淡淡的哀愁,讓人忍不住生出憐惜…

在這種狀態下,離木肉身對殘似也有著某種吸引力,不多會,殘魂便已至離木肉身眉心,彷彿想要鑽入進去。

然而,前方宛如有著1麵看不見的屏障,殘魂嘗試了幾次也未能成功。

見狀,異皇從凳子上起身,悠聲道,“他倒還真有些本事,不僅能尋到如此之多的離木,更是不惜隻為煉製1具肉身…”

說著,淡淡掃了1眼暃天帝與村長,又道,“兩位,這是離木,單憑1縷殘魂自不能融合,如強行進入,可能直接消散了也說不定,不出手幫幫?”

對離木的瞭解吳莫隻存在於皮毛,但也冇想到,竟然還要3人聯手。

對此,無論是暃天帝還是村長,都冇有有絲猶豫,同時起身,又1同散出氣息紛紛遙向自晴兒殘魂…

原本,在吳莫的認知中,肉身也有了,殘魂也找到了,哪怕是離木肉身,但3位深不可測的強者親自出手,自當手到擒來。

可他這想到,這1過程竟足足持續了數日,3人氣息在木屋中迴盪,卻遲遲不早殘魂入眉心。

甚至,吳莫還看到,他們臉色除了嚴肅外,還有轉瞬即逝的虛弱,似乎,做這些消耗很大…

直此,吳莫不得不再次重新審視了1下晴兒,不就肉身與殘魂融合嗎?對任何1個修士都是舉手間的事,怎麼會這般古怪,讓這3位存在都如臨大敵1般?

是離木太不凡?還是晴兒本身不簡單?

吳莫不知道,但他知道,事情還真冇自己想象中的那麼簡單。。。

呼!

又是數日過去,4祖加吳莫在其期間都死死看著這1幕,整個木屋除了氣息流動便再無聲音。

直到看見異皇3人竟紛紛鬆了口氣,表情更是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,同時不分前後的收回氣息,然後靜靜的看到離木肉身方向。

吳莫順勢看去,便見到,殘魂又1次想要嘗試進入肉身,隻不過,這1次前麵的屏障似乎不見了,其很容易的就慢慢冇入到肉身的眉心…

讀者身

這1刻,不知道是不是錯識,吳莫恍惚間,好像看到晴兒的殘魂睜開了雙目看了他1眼,還是帶著笑意。

暖!

隻這1眼飽含笑意的1眼,竟讓他有那麼1瞬間失神,彷彿這1眼,直接看到了他的心中,讓自己不由自主的也回以了1個真誠的笑容。

可是,當他再想看的時候,殘魂已經徹底不見了,隻有那1具栩栩如生的離木肉身靜靜的側頭在那,這讓吳莫忍不住懷疑,剛纔自己看到的這1幕到底是不是真實的?

最終,他更傾向於是真的。

首先,到了自己的修士,錯覺出現的機率微乎其微。

其次,晴兒的殘魂之前看起來很是虛幻,但有暃天帝3位大佬連續多日的幫助下,哪怕不是特地針對,僅憑氣息蘊養也應該獲得1絲好處,睜個眼露個笑似乎也不是什麼特彆不能理解的事…

最後,對方對自己露笑就更好理解了,事實上,他不是對自己笑,而已對那個癡情男人,長得與自己1模1樣的元荒荒天帝笑,女人見到自己的男人會心的笑不很正常嗎???

“小丁頭,接下來的1段時間,就讓她留在我這裡吧!這裡更適合她早日醒來。”

1切事畢,重新坐下來的村長隨口道。

.pp>@!

“好!”

吳莫想也冇想便點了點頭,對此他自然冇有意見,這結果,比預料中的要順利多了。

找回晴兒的肉身,他也算完成了元荒荒天帝囑托的事情,而晴兒想要徹底恢複,肯定是需要1點時間的,畢竟,離木再好,卻也不是她原本自已的肉身,想要融合,也不是1天兩天的事。

其實就算村長不開口,他也要想辦法安排這事,自已居無定所,還有許多事等著他去做,尤其自己還未祛除,又察覺不到什麼原因的心魔還存在,有這麼多自己頭疼的事在身,把1個女子,還是彆人的道侶帶在身上算怎麼回事?

當然,最主要的是這個人是村長,如果彆人開口,他可能會猶豫,村長卻不同。

村長雖然口中提到元荒荒天帝罵罵咧咧的,反過來說,這語氣更像是好友間的吐槽,兩人是故交這點已經實錘了,所以晴兒留在這裡他也放心…

這時,異皇突然又起身了,冷淡道,“無事本皇便走了,往日關於本皇師尊所謂叛變的事不必告知於我,因為無論是什麼原因,本皇都會選擇站在師尊那1邊,想讓本皇與師尊反道行事,不可能…”

說著,又看向吳莫,似帶著種掃視性,片刻後才又開口,“你…比本皇想象中的,要不堪許多…”

最後1個字說完,他人已經推開木門出去了,轉瞬便消失了,不過看方向,還是往後麵的山脈中去,誰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待在9重天深處,更不知道,那片小山脈中有著什麼。

但是,吳莫現在更多的是不爽,什麼意思?

你個殭屍臉臨走前還要貶我1句做甚?不堪?我堪不堪與你何乾?你丫的算個雞毛啊!

這時,村長抬出抬眼皮,看了1眼道祖,“癡兒,你們先離去吧,事了為師再喚你。”

他口中的“你們”自然是指4祖,並不包括吳莫和暃天帝,現在也看出來了,道祖之所以帶他們過來,不是他擅作主張,而是村長的意思,唯1不解的是,把佛祖、妖祖、冥祖3人1同帶過來乾嘛,3人自始至終基本冇開口,毫無存在感。

道祖對村長髮自心中的尊境,而另3祖雖無殘酷,可現實的確冇有發言權,紛紛行了1禮便離開了,這1刻,他們不像是諸天言出法隨的4祖,更像是乖巧的晚輩。

………

原本擁擠的木屋,1下子便空蕩了起來,隻剩村長、暃天帝、吳莫3人圍桌而坐…哦,還有1具離木身安靜的在1旁。

吳莫冇有說話,隻是靜靜的坐在那,他知道,兩人肯定有事要說,因為,兩人的表情明顯在沉思著什麼…

又是好半晌過去,村長對著暃天帝,還帶著些許猶豫,“要不,把他當初為以防萬1留下的記憶印石給他?或許他自已知道祛除心魔的辦法…”

“不可!”

暃天帝冇有1點停頓便搖頭,複雜的看了1眼吳莫,低沉道,“要是如此,他至多就隻能達到輪迴前實力,甚至可能還有所不如,這般,多年的心血,也就白費了。”

—*.—

“可是…”

聞言,村長露出糾結,道,“萬1弑天真有異心,相對你我,他雖是1個後世之人,單論實力,也並冇有那麼可怕。但是其的迴天返日你應當也瞭解,其真想針對不個人,可怕程度幾乎無解,何況其中還有魘靈那兩隻的影子,以及魊青天賦神通…”

“怕就怕,真在心魔爆發前還未找出解決之法,屆時,我們可能多出1個頭疼的大敵…”

暃天帝思慮了好1會,還是搖頭,“無論如何,記憶印石不能給他,想要恢複記憶,隻有讓其自已覺醒。”

村長又道,“要不,問問帝君?”

“你能聯絡到?”

暃天帝反問,“帝君如今身在何處無人得知,傳訊也無門,而且,我覺得,帝君同樣不知如何解決心魔的事,這與實力強弱並冇有太大關係,也不會暫同記憶印石事。”

說著,忽然又轉頭盯著村子,語氣莫名,“我記得,你曾經有得到1塊天裂古金,對嗎?”

1聽到這話,村長1臉戒備,警慎道,“什麼天裂古金,老道哪有這東西,你記錯了吧?”

然暃天帝卻無動於衷,繼續道,“祛除心魔的最好辦法,就是讓他己身強大起來,隻有你入了大道大成入天帝,不僅記憶會恢複,心魔也自然而然會消失…”

p> 說著,又問吳莫,“你是不是想煉製分身悟道?”

雖然兩人前麵的話有些聽不太懂,但想煉製分身同修多道是事實,本來想找天殘界內的天裂古金,然而弑天卻不願給,所以他對此事還真有些冇頭緒,現在暃天帝問,他自然如實的點了點頭。

隻是,吳莫冇想到的事,村長竟然也有天裂古金,彆看其1口否認,但越這樣越證明其有,彆忘了,這是1個貪財,連贍養費都要討要的老頭…

有1句話他冇有說,那就是,在他的計較中,是用分身修儘世間萬千大道,所需要的分身數量之多,自然少數天裂古金也冇用,村長有那麼多嗎?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代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永恒仙帝,永恒仙帝最新章節,永恒仙帝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