蛇瞳 第六百七十一章 漠北行(1)

小說:蛇瞳 作者:蘇婉白重 更新時間:2022-09-23 09:53:21 源網站:siluke

-

那個“婉”字就赫然顯現在令牌上,我和白重一起傻了。

是白重先反應過來來,又一次試著注入法力,字滅下又亮起,還是一個“婉”字,如此地醒目。

我舔了舔嘴唇,不知道該開口說什麼,而白重卻放下了令牌,隨著他撤手,上麵的字也暗淡下來,“先吃完飯吧。”

我點了點頭,默默地吃完了剩下的飯。

這令牌不是樓欒的嗎?上麵應該是他的名字啊,為什麼會出現一個“婉”字……

結合樓欒的到來,我覺得這個“婉”字對應的就是我,這令牌不應該是假的,他不會弄這種小手段,更何況這令牌如果是假的,白重早就發現了。

那麼,這個令牌隻可能是我的,但應該是幾百年前的“我”。

我的那一段過去跟樓欒纏繞在了一起,但是又隱藏在迷霧之中。樓欒剛剛說,是幾百年前他去過那邊,如果這令牌是我的,那連時間線都對上了,唯一的可能,就是當初我真的跟他一起去過漠北。

吃完飯後,白柳帶人來撤盤子,我和白重都因為令牌的事情有點沉默,最後,是我先開口了:“答案在南。”

“嗯?”白重抬頭看向我,眼底有一絲疑惑。

“青宴臨走前,給我留下過這麼一句話,當時我不解其意,可是現在卻有點明白了。”我說,“幾百年前的事情,唯一的知晴人就是樓欒,他從南疆過來,他就是唯一的答案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,這件事反正鐵定是跟我脫不開關係了,避是避不開的。”我說,“關於令牌和漠北的事情,我們再去詳細問問樓欒吧,他說當年跟漠北的人結了仇,還跟人打了賭,冇準這個賭約還有我牽扯其中。”

白重凝視了我一會兒,最終點了頭:“好。”

我們倆一起去了主屋,不過我們剛進院子,就看見翹著二郎腿坐在院中石凳上的樓欒,他看見我們倆過來,問道:“考慮的怎麼樣啊?跟我一起去一趟西邊,這件事情辦成,也能抵扣你們欠我的功德。”

我率先開口問:“令牌是我的對吧?上麵是我的名字。”

樓欒不置可否,但他這個態度恰恰證明,我說對了。

於是我又說,“你說你在漠北跟人結了仇,還有一個賭約,這令牌是漠北梅家的,偏偏上麵還是我的名字,是他們當年發給我的,但是我死後,令牌到了你的手裡。現在,我想知道,你說的仇和賭約,跟我有冇有關係?”

這番話白重說並不合適,而且樓欒總是不太願意配合白重回答問題,不如我來開口,而且是當著白重的麵開口。

樓欒並不意外我能分析出來這些東西,也很坦然地回答:“對,當年你從那個寨子離開之後,我們一起去過很多地方,漠北就是其中之一,至於仇嘛……我直說了,有你一份不假,但是賭約是我的,跟你沒關係。”

“什麼賭約?”我問。

樓欒道:“無可奉告。”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代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蛇瞳,蛇瞳最新章節,蛇瞳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