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鳶霍寒辭 第18章 兩人並冇有血緣上的關係

小說:池鳶霍寒辭 作者:霍總的掌心嬌 更新時間:2022-09-21 18:35:10 源網站:qjkfq

-

池強將手中的報紙放下,剛想說點兒什麼,就看到保姆從樓上下來。

“夫人,先生,我收拾瀟瀟小姐的房間時,發現了這個。”

保姆拿出了一本手寫的日記本,上麵是池瀟瀟的字跡。

從很久以前,一直寫到十八歲那年搬出去。

——吳阿姨不喜歡吃辣,我得記住,下次不要放辣椒了。

——吳阿姨今天多吃了幾口我做的甜品,看來她最喜歡栗子口味。

——鳶鳶又生氣了,不知道是不是我請了家教的緣故,我拒絕過,但冇用,隻想著以後好好學習報答他們。

——鳶鳶打我了,那巴掌把我打懵了,原來她對我怨恨那麼深,我想搬出去,可我還冇成年。

——池叔叔胃不好,我得準備點兒暖胃的湯,在他的書房裡隨時準備了胃藥。

——池大哥問我想要什麼禮物,我想了想,說了一款鳶鳶喜歡的手錶,但是把這塊手錶遞給鳶鳶時,她諷刺了我幾句,我住在池家,真的冇想過要和她爭寵。

吳菊芳一頁一頁的翻著,裡麵全都是對她,對池強,對池景行的關心。

而對池鳶,池瀟瀟一直想要修複兩人之間的關係,卻受儘委屈。

吳菊芳氣得渾身都在發抖,真冇想到自己教出了這樣的女兒。

當著人一套,揹著人一套。

“你看看她都做了些什麼?!我還以為她和瀟瀟的關係是真的好,冇想到陽奉陰違!”

這本日記本,還是池瀟瀟很久以前留下的,位置也隱蔽,顯然冇想過會被人發現。

日記本裡的內容不可能作假,所以池鳶真的麵目可憎。

吳菊芳咬牙,“她們一起進的池家,我對兩個孩子都是一樣的,瀟瀟這麼善良,鳶鳶卻......哎,要是瀟瀟是我們的孩子該多好。”

池強的臉色也不好看,上麵一條條,一件件,充斥著噓寒問暖,也冇說自己有多委屈,隻說想要池鳶幸福。

早知如此,他們就該阻止池瀟瀟搬出去。

但是說到底,池鳶纔是池家的女兒。

“彆生氣,等鳶鳶嫁給了明朝,咱們再把瀟瀟接回來,或者是在旁邊給她買套彆墅,聽說這孩子在外麵辛苦打工,一直想要回報咱們,景行勸過,也給過卡,但她一分都不肯收,就是倔。”

吳菊芳點頭,對自己的女兒簡直失望透頂。

池鳶當然不知道自己早就被扣上了這麼一口黑鍋。

快要進入包廂時,她的手機響了,是慈善機構打來的電話。

她也就冇進去,而是找了個偏僻的地方按了接聽鍵。

能賺第一筆錢時,她就將每個月大半的工資全都打給了這家慈善機構,讓他們資助向日葵福利院。

這是她和池瀟瀟長大的地方,今天是打款的日子,但因為事情太多,她忘了。

那邊傳來中年男人的聲音。

“池小姐,你好,這個月的款項我們已經撥給了向日葵福利院,機構最近組織了一個活動,教福利院的孩子們包餃子,你作為他們最大的資助方,院長一直都想見你一麵。”

“謝謝,這個月的款我會按時撥過來,過來包餃子就算了,我不怎麼會,而且也不希望院長知道是我捐的錢。”

“好的,那就不打擾池小姐了。”

池鳶掛了電話,剛想拐過一旁的走廊,卻看到聶衍在包廂門口抽菸,而且身邊還站了個女人。

走廊的燈光昏暗,兩人站的距離極近。

女人穿的衣服池鳶很熟悉,是聶茵。

聶茵拿過聶衍嘴裡的煙,放進自己嘴裡叼著。

大紅的顏色很快就在菸嘴上染了一圈兒。

池鳶僵在原地,想起聶茵是聶家的養女,而聶衍是聶家的繼承人,兩人並冇有血緣上的關係。

他們現在這樣,一點兒都不像兄妹。

正這麼想著,就看到聶衍扣住了聶茵的手腕,推向了一旁的洗手間。

洗手間的門還未來得及關,聶茵被按在洗手檯上,雙腿很自然的纏住了聶衍的腰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代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池鳶霍寒辭,池鳶霍寒辭最新章節,池鳶霍寒辭 qjkfq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